公司概况|人才招聘|联系我们
产业政策前沿技术公司动态峰会动态
武建东在纪念中美建交40周年迎春联谊会的发言
时间:2019-01-25 09:59:04 点击:
 


中美关系需要战略新思维
 
——从修昔底德陷阱引致的“新冷战思维”转换为产业革命的“新伙伴思维”

一、 关于中美两国关系新的历史转折点

      和气致祥,乖气致戾,中美两国拥有有史以来世界上最庞大的经贸关系,这个友好关系最重要的意义就是构造了以跨国界的经济利益体与国家行为体双框架的新型国际体系,摆脱了历史上欧洲国家发明的以国家为中心的国际体系和与之孪生的强权争霸文化,国际体系的稳定机制不仅是政治关系更重要的是经贸科技关系,大国政治的本质是合作而非冲突,因此,中美两国的最大利益就是联合起来重新改写18~20世纪以来工业社会的全部生产和生活的结构,这是翻建世界的最大机遇,我们两国可以携手实现这个创新,我们两国可以建造新的最大发展公约数,这也应该是纪念中美建交四十周年的重要意义!


      目前中美关系面临的战略困惑和认知障碍就是以传统的历史观歪曲中美相互关系,其中较有代表性的观点,就是不少主流学者与业者使用 “修昔底德陷阱”这个适用欧洲城邦国家的小众范式解释中美两个大国的整体关系,这是一种把中美关系引入歧途的历史陷阱。若以修昔底德陷阱定义中美关系的进行时,将直接演变为美国老大和所谓中国老二的优胜劣汰的旧式霸权更替的危机体系,一方面老大要采取有效措施颠覆改变老二,另一方面就是老二要以传统的地缘和结盟政策挑战老大,不断出现的老二挑战最终改变老大的霸权,这种观点的本质是推崇战略减法、战略消耗观,属于黔驴技穷、江郎才尽的表现。


      解释国家成长、国际体系转换可以有多种方法,例如:科技、经济、文明、历史、政治学和国际关系学等角度。“修昔底德陷阱”( Thucydides Trap)不过是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格雷厄姆·艾利森(Graham Allison)教授解释工业社会国际体系霸权更换的一种人文分析,这个理论之所以在中国比美国还流行,恰是我们有关大结构、大过程、大科技观的认知不足。英国霸权的崛起建基于推动了煤炭能源为主的产业革命;而美国霸权的奠定则在于美国企业家发明了电力电网系统与石油产业的生态链,并从汽车、坦克、飞机等创新一直延续到今天的芯片、互联网、数据库、操作系统的产业霸权。这一切都说明,只有科技产业革命能够改变世界历史进程,才能够主导大国兴衰,才能够再造全球体系。


      我们认为,科技产业革命的能力才是世界上的主要支配力、说服力和强制力,科技产业革命竞争才是当代世界发展的根本动力。从更换材料世界、发明各类智能终端以及推进新的生物科技医疗变革的广阔领域,中国并无绝对领先优势,更谈不上世界老二,因此,推进新的科技产业革命才是中国成就的根本之路,也才是中美的最大公约数!中国最成功的发展战略乃是实施新的科技产业革命,包括变革从教育、医疗、能源、物联网、科技体制、科学基金、科研奖励、知识产权管理等整体架构。


      与此同时,我们也要认识到大国地位变化与国际体系转型是两个问题,中国的地位变化不意味着国际体系转型,后者是一系列国际秩序和操作规则的总和,需要短则三、五十年、长则百年才能成熟,而大国地位变化主要来自内部能量增减,可以不断更新,今天的中国,明天的印度都会不断改变自己的能力。就是这样,大国地位变化也一定要谦虚。美国1894年已经成为世界GDP老大,但是等待了50年之后,直到1945年二战结束之后,通过联合国、布雷顿森林货币体系、世界贸易组织、诸多国际产业联盟、知识产权管理、互联网与外太空等技术管理才掌握了全球主导权,因此,美国的成长是深谋远虑的奇迹,反思中国,我们最需要转变为一个学习社会,只有学习,我们才会知道修昔底德陷阱不过是井底看世界的局限办法;只有开放,中国人民才能够成为具有最强烈学习精神的民族。我们应该扬弃苏联模式的影响,彻底摆脱封建王朝型的思维!因此,中美两国的无限资源在于智慧而非物质!



二、关于中美贸易战的战略前瞻
      对中国而言,中美贸易战应该有两个结果,其一就是促进中国第二次改革大开放;其二就是推动中美实现新的科技产业革命,这些成果也将成为推动世界增长的正向力量,世界可以坚信中美关系更加精彩!


      1,中国是现代美元体系建造的关键伙伴与背书者 1971年为了实现美元与黄金脱钩,需要停止越南战争,减少200多亿美元的财赤,为此,1971年7月9日基辛格访问中国并推动了中美联合,形成了停止越战的背书,之后8月15日尼克松政府果断宣布美元与黄金脱钩,美元进入纸币时代,它为美国带来长期繁荣,中国也成为现代美元体系建造的关键伙伴,这也是毛泽东尼克松战略联合的奥秘宝藏,当时苏联是美国的敌国、法英等欧洲国家希望提走在美的黄金储备,而中国则与美国保持了战略协同。因此,贸易战无论如何演变,中美之间都应该认识到我们之间的共同利益大于差别利益,我们应该创造更多地市场经济机制把中美之间的共同利益最大化。


      对于美方而言,实施贸易战的根本是力图推动美国再工业化、重组美国与它国经贸科技关系,但是福兮祸之所伏,祸兮福之所倚,贸易战也可能逆转“美元全球体系红利”,这是美国贸易战主导团队并没有架构好的短板,我对贸易战与美元主导权的关系有三种前瞻:


      其一,贸易战如何推动美元经济成为更有竞争力的全球体系?至少到现在,美国贸易战团队还没有提出新贸易战与美元新全球化的整体方案。其二,贸易战可能自伤美国利益,如何应对美元全球体系的可能分化?贸易战有可能推动国际贸易从美元主导的等级制转变为美元、欧元、人民币、日元等民主化分布型体系,贸易战本身可能以人们意想不到方式结束1971年以来美元的传统主导力,这样现有的贸易战成为美国祸殃。至少到现在,美国贸易战团队并没有计算好应对美元体系分解的计划,而欧元区正在创建新的结算机制,管理国际贸易。其三,目前的美式贸易战必然推动国际贸易结算机制的结构转变,贸易战有可能推动国际贸易体系转变为美元本位制与商品本位制并列的格局,而中日、中欧、中韩等都可能采用这种新的国际结算机制扩大贸易。


      从大范围、长时段的历史角度理解,美国文明的本质是现代融合文明的荟萃,而中国文明的根基就是融合基因。而目前美国主导地贸易战具有民粹的趋向,我们知道,重建国际贸易体系更多地需要多赢的战略规划和能力体系,以贸易民粹换取美国利益自伤,这是不可持续的战略。当然各方利益得失互动,也取决于各方操盘手的非常规博弈。


      2,中国美元暖流需要与美国人民币暖流辉映 目前中美之间的6000亿美元贸易总量,本质上是世界经济的最大暖流,暖流是从低纬度流向高纬度的洋流,暖流可以使沿岸增加湿度并提高温度,同样中国通过贸易获得美元,并以美元作为核心储备支持了美元全球化体系,我把它称之为中国美元暖流。目前来看改变这个暖流的关键就是建立美国人民币暖流,实现中美贸易的美元与人民币的双重国际结算,中美贸易谈判之所以可以被视为处于初级阶段,就是双方谈判团队还没有把人民币对美贸易结算列为中美增加贸易的直接工具,因此,比之中美建交更大的事件,应该是建构并展开人民币对美贸易直接结算,以此把中美两国经贸关系推到世界历史顶端水平!
中美贸易谈判背后有两国智慧的整体支撑,双方一定会找到一条推进世界进步的道路,中美贸易互动的结局应该是正向创新的! 

   
      3、贸易战能够促进中国第二次改革开放 中美贸易战、贸易摩擦、抑或新时代的中美经贸与科技合作,无论以何种模式展开,都会为中国改革引来重要的发展基因和创新机制。例如:作为发达国家的一个关键发展标志,就是能够解决信贷资源与产业经济、消费经济的先进配置,美国联邦基金目标利率最高,当前值是2.25%;欧元区再融资利率,当前值是0;日本央行利率决议,当前值是-0.1%,发达国家普遍能够以高效的金融资源运转自身经济,而中国的官方利率与民间利率存在严重脱节,长三角、珠三角等地区不少达到10%以上。中国金融资源至今还被作为一种特权资源运营,如果通过开放,积极引进国际经验予以再造中国的经济能够更加创新发展。美联储前主席伯南克曾大力主张:应加大减税和推行低利率并行的措施,让现金如同直升机一般,直接从政府和银行手中落到消费者手里,促进消费并带动美国经济成长。中国是一个以产业经济为主的生态系统,更需要创造一个不同于美式做法且更具规则的“融资直升机生态”,让资金落到消费者和生产者手里,届时中国80多万亿的GDP将被更加智慧重组,开放至少会提高中国经济高端管理能力!


三、 从修昔底德陷阱引致的“新冷战思维”切换为产业革命的“新伙伴思维”
      流行热议“修昔底德陷阱”让这个世界更多转向 “新冷战思维”,而深入推进科技产业革命,可以让中美更多地考虑“新伙伴的能量”,纪念中美建交四十周年,就应该推动我们更多地从“新冷战思维”转换为产业革命的“新伙伴思维”,同时我们坚定支持中美之间的新伙伴思维成为发展主流,我认为有关中美科技产业革命有三种前景:


      第一是中美协同展开超级产业创新,其本质是翻建18-20世纪以来的主要的产品体系和世界工业体系; 第二是展开有选择的突出部领域的重大改革,例如:中美联手推动世界新一轮产业化和城市化。例如:把10亿多台车船机改造为物联网需要中美产业协同合作,它使得21世纪物联网创新将超越20世纪的互联网;第三,采用国家贸易谈判与协议方式,不断积极建立可更新的贸易总量的平衡关系,以及贸易结构方面的友好关系,例如:知识产权管理、市场准入等的有效合作。只要有贸易就会有摩擦,只要有摩擦就会有发展!


      我认为推动中美展开超级经济创新最为有利,可以在一个更广大的增长体系内解决中美各种创新和危机问题,这也是中美协同增长的最大公约数。我一直主张,中美之间应该合作推动一到二次大型产业革命和科技革命,整体更换全球现有的文明系统,其中超乎世界意外的举措就是建立中美科技与贸易自由区,此等举措可以保护中美50年内处于创新与繁荣前沿地带,也是解决中美贸易争端的杀手锏。


      最后,感谢会议主席马大姐!感谢会议的主办方!


      老布什总统18岁从美国中学毕业时自愿加入美国海军,参与对日作战,当时布什总统说了永垂史册的名言,不是为自己,而是为公众服务。作为战略家,老布什总统说过中美关系是当前和未来最重要的双边关系。正是基于此,在他作为副总统、总统、以及小布什作为总统的20年期间迎来了中美关系的积极发展,我们也称作战略机遇期,我们感谢他们对中美关系的贡献,也让我们再次思考,中美如何成为新的科技产业革命中最大的战略伙伴。


      我女儿告诉我,如果尼尔-布什先生能够当选下一届美国总统,中美关系就会达到历史高峰,也许我们就不用这么费心讨论彼此战略困惑了!

 

上一篇:我国土壤肥力现状与施肥技术